巴中门户 权威、深度、融合、悦读 投稿 
 主管:中共巴中市委 主办:巴中日报社 总编辑:张大梁  巴中日报集团网群:巴中日报 巴中晚报 分分时时彩网 掌上巴中 巴中全搜索 巴中日报微博  
  • 投稿
 
散文的姿态
 www.beingbird.com 分分时时彩网 2019-11-30 来源:巴中日报  【打印】【关闭
 

浩子

人有姿态,文章亦有姿态。文如其人。礼贤先生的文章就像他做人一样朴实无华。

有人说,了解一个作家,最好的方法是直接进入他(她)的作品,尤其是散文。因为人在其中是“藏”不住自己的,它就像一个女人的卧室一样真实。读礼贤先生的散文《闲散的时光》,字里行间透露着一个真实的“我”。这个“我”是无法模仿、克隆的,这个“我”区别于人云亦云的言说,有异于高深莫测的卖弄,这个“我”是个人经验、认知和独特的观察、体验与想象的整合。

冬日,乡村里空闲的人们偎着草垛负暄,围着火塘烤火取暖;雨天,妇女们聚一处做针线活,家长里短,男人们串门喝茶、抽烟,谈天说地,以及过年吃团圆饭、走人户本是司空见惯的寻常事,对于有乡村生活经历的人而言,更是记忆犹新。但作者却在这些寻常物事中“悟”出了真谛,发现了人生情趣。通过艺术化地再现,一个个场景,一幅幅画面,呈现于读者的眼前,便重新唤起了我们对童年、对乡村温馨而又苦涩的记忆。

一个有经验的作家总是写他最熟悉的事情。“乡村”是礼贤先生近五六年来散文创作的一大主题,亦是他散文的一大特色。与其他乡土题材的散文相比,礼贤先生的文字有别于田园牧歌式、导游式、照相式的对乡村的解说和复制。《闲散的时光》在致力挖掘事物本身的重量、深度时,呈现出散文写作优良的品质和开放的多种可能。散文作为一种无体之文,人人可学,人人在写,岂不知这一无体之文最是易写而难工的事。《闲散的时光》在拓展乡土散文的疆域时,让我们再一次体察到汉语写作中散文传统价值的经久不衰。其叙事的不愠不火,文字的闲适冲淡、平和中正,于细微处见精神,对具象描写分寸的把握,行文节奏的控制等等,均滴水不漏,无懈可击。“有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话,有人眯了眼假寐,有人拿草在猫鼻子上撩来撩去,弄得它打了两个喷嚏……”(《晒太阳》)、“这样的夜晚是颇多趣味的。火塘上吊着一个铁罐,火舌舔着罐底,罐里就卟噜卟噜响个不停,里面正煮着一家人的晚餐——可能是萝卜炖猪肉,也可能是红薯熬稀饭——香气从盖子上的气眼里喷出来,溢得满屋都是。而男人们,有的扯开衣服烤胸膛,有的把冻僵的脚从鞋里抽出来摆在火塘边,烤得冒出一股股白气;老人则托着一根长长的烟杆,那头斜搁在三四尺远的火沿石上,这头咬在嘴里,吧嗒吧嗒抽烟……”(《烤火》)、“年纪相仿的老人们,几个邀约在一起,村前村后到处乱走,看看祖先的坟墓,逛逛田坎,一路走一路说话。”(《过年那几天》)——这绵里藏针、老辣亲和的文字读来真是有滋有味,令人解馋。

亚历山大·史密斯说:“我在乡村里观察事物,注意男女老幼,就像牧师在注意教堂附近四季的变化——例如注视高榆上一群一群的白嘴鸦,留意村舍及屋檐下的燕子,密探碛鹩的私生活,窃听孤鹃的哀啼等。在平凡的乡村生活中,我竟然找到了许多文章材料。于是我便在房间里将耳闻目睹的事情写成文章,正如蜘蛛结网于暗角……欲开始写小品文的人,只需有一个伶俐的耳目,有一沉着的心思,就能在平凡事物中找出无数的暗示”——读《闲散的时光》,我再次想起大师的经验之谈。

我等终日为生计操劳,疲于奔命。晒太阳、烤火、走人户、逛田坎等已是十分奢侈的事情,谈何“闲散”?就让我们在《闲散的时光》中重返乡村、重温田园生活和度过休闲时光吧!

末了,回到开篇的话题——散文的姿态就是不矫揉造作,不无病呻吟;不摆架子,不吓唬人;不高深、不玄虚、不浮华、不隔膜……凡无此积弊者皆属上乘之作。